Friday, May 1, 2009

Laughing 哥现大马



前几个星期阅读424期《号外》发觉有篇人物报道的照片很像Laughing哥,后来与友人共餐时聊起这篇报道,原来他也觉得那张人物照片很像Laughing哥。在此upload那照片上来给大家猜猜他是谁?

Laughing 哥(彩照一)

猜猜以下人物是谁??

Wednesday, April 8, 2009

抱负

毕业将近一年,此时此刻的我才开始问自己心中的抱负是什么。。。


前阵子,一位法律系学弟向我谈及他已在自己的学业上迷失了方向,有什么方法才能“Boost up spirit”? 当时的我愣着无言以对,较后唯有回答道“珍惜您的大学生活”。无言的是因为我在自己的职场上也迷失了方向。


身处于纸醉金迷的银行内,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Happy Hour视乎成了我们的Hi-tea时间。Customer与朋友常说到“做Banker有多么好,收入稳定更不必担心未来”,心中真想以TMD回应他们,心中的不快又有谁知?


修读工商管理系后到银行就职好像是件必然的事,但我在大学内主修的却不是工商管理而是社会时事与搞活动。在银行工作就好似另一个世界,视乎与我在大学关心及参与的扯不上关系。


羡慕多为大学时期并肩作战的战友与学长,因为他们能秉持一样的信念积极参与政治、非政府组织与媒体,为马来西亚的社会带来改变。可是自己心中却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虽然有人游说成为某议员的助理,但参政视乎对我来说很遥远。


抱负就好似生命的灵魂,没有抱负的人(我)如同没有被鞭策的马,跑也跑不快,枉活一世。



又到了梦醒时分,是时候换衣上班。。。。。。

Tuesday, January 20, 2009

马大校园选举分析

在分析整个校园选举后,得到个别不同的结论-

1. FPP华人投华人思维
FPP可说是华裔族群比例最高的学院(不谈人数谈比例,人数是science fac最高)。
亲校方与亲学生的华裔代表分别报捷,可提的是这情况不在其他系院发生(如: ENGINE与ECON)。亲校方的华裔代表是9舍cc Head,而亲学生阵线的代表是8舍的新人,落败者为亲学生阵线的巫裔同学。由于从去年期,FPP的学生不在集中于9舍,这使得校方无法完全掌控FPP的 票仓。亲校方华裔代表以大的票数把亲学生代表抛在后头,可全靠宿舍生的功劳。亲学生的新青年代表在亲学生的巫裔支持下及华人投华人的情况下侥幸获胜。

2. 2ND COLLEGE 主导ENGINE FAC
2nd College 可说是亲校方在铁票区,负责2nd College计票的亲学生wakil calon 只能在那哀叹。宿舍校长Rajedran 与舍监MAHA是蓝派的幕后操盘手,间接的2nd college 也成了蓝牌的堡垒。在去年与今年皆败北的亲学生候选人许润宇以两百票的票数败北,这票数正是在2nd college 输的两百票。个人认为,若亲学生阵线想攻下engine fac,首要做的就是启迪2nd college民心,做好教育选民及反抹黑测略的准备。

3.12宿舍华裔选票大逆转,饭档事件成焦点
2nd,9th ,12th宿舍可说是蓝派堡垒也是青派的坟墓,今年新青年的3位校园级候选人皆获胜,12宿舍华裔可说是功臣背后之一。选举结束后,12宿舍CC领导更走 上前向新青年领导说道:“有时做点改变也是好的”。之前的饭档事件,12宿舍的CC领导对MPMUM的协助意见分歧,有者更踏出第一步要求与新青年合作, 这情况也衍生到今年选举的结果。

4.华裔与印裔票稍转,巫裔票大转变,政治海啸赢领马大校园
这次选举结果也出现了州投执政党,国投反对党的现象。校园级亲学生阵线代表皆获得胜利,唯有sasikumar漏单,这也显示亲学生阵线主打校园级策略见效,从提名造势、海报布条战、课题掌握上皆胜于亲校方阵线。个人认为在猪头事件上,亲学生阵线与亲校方阵线皆无获利。
由于,这事件被主流媒体封杀,加上双方人马都不敢触碰此课题(谁碰谁就招惹蚂蚁上身),这课题根本无法在学生群中发酵,毕竟此课题已被政治部接手,任何一方都不敢利用此课题渲染。

马大,谁领风骚??

马大校园选举结果出炉。。。
谁领导内阁,关键在于独立人士。。。
law fac将举行人民公投,以让其中一方成功组阁。。。

3个可能性推测结果-

1.独立人士与亲校方合作
以目前局势而言,这推测极为渺茫,独立人士的斗争方向完全相反,再加上今年亲校方阵线顽固不宁,宁死都要在law fac与独立人士争个你死我活,最终亲校方阵线还是在民主殿堂上惨败,在昨晚计票中心内独立人士与助选团在UMUM公布票时雀跃万分,明显的他们厌恶亲校 方多过亲学生。昨日笔者与前亲校方华裔代表交流后,他们表示他们也将尽全力的拉拢独立人士。如果明日他们宣布与亲校方合作,笔者不排除校方成功利诱了他 们。


2.独立人士与亲学生合作
现在以局势分析,这项推测最为可能发生。加上过去独立人士与亲学生阵线战在一起挑战选举不公事件,证明了两方拥有更大的合作空间。另一方面,独立人士与亲学生阵线的斗争方向相近,只不过斗争方式大有不同。在理念一样的情况下,双方将乐观看待合作事项。

3.独立人士促成两派组成联合政府(coalition government)
笔者发现这项推测鲜少在学生讨论中出现。联合政府的情况出现在沒有任何一个派系可获得议席过半数的席次,以致无法单独组阁,因此採用联合政府形式。独立人 士为何要支持此动议?联合内阁将在不同意识形态下互相讨论以取得妥协,因为这样一来,学生代表理事会在制定政策时将面对更多的监督与制衡(check and balance)。此政府的功用需在有前提下发生,那就是各学生代表需抛弃个别派系恩怨,共同为学生谋福利。law fac 独立人士身为正义的化身更应推行此政策。至于亲学生阵线方面切勿认为此策略不利于你们。阔别5年后执政的亲学生代表在岌岌可危的政权下执政,学生对他们的 期望比另一方来的高,若无法实现之前的诺言或满足其他一方支持者的欲望,下届选举将面对更严峻的挑战或者兵败如山。何不利用这一年,组成联合政府,大家不 分派系地为学生谋福利,不分派系地接受学生的批评,间中各别养精蓄锐,把战场拉至下一届校园选举,来一场决胜战役。笔者希望此联合政府今年能在马大出现, 因为获利者将是学生。

Sunday, October 26, 2008

真實體驗催生民主

候選學生
真實體驗催生民主

報導:陳艾琳
攝影:蔡添華、楊書其、受訪者提供
我們常聽說大學是社會的縮影,

而大學校園選舉是否也意味著是國家選舉的縮影?
其實,作為國家未來主軸的現代大學生,
無論你有沒有當領袖的壯志雄心,
都可以參與這難能可貴的過程,
從中學會一種關心他人、關心社會的態度

大學校園選舉過程就像國家選舉的縮影,它提供了一個機會,讓大專生體驗民主精神和學習關心社會。
在提名日當天,候選人在提議人和附議人的陪同下,一起前往由學生事務處特別設立的櫃台,接受提名與競選。
積極參與,積極投票,共同打造理想中的大學校園!
10月,是大學校園選舉的重要季節,校園裡掛滿了學生理事會代表候選人的傳單、大字報和布條,整個校園的場面熱鬧沸騰。
什么是校園選舉?它是學生爭取校園民主的平台,是通過公平議會選出適合的學生代表,負責與校方溝通,表達學生想法及要求,並對學生權益事項提出意見,而且選民也有權向候選人針對福利及校園政策的制定,提出要求。
換言之,它如同全國選舉的縮影,是民主制度中無可取代的程序,過程從提名參選、演說拉票、全校投選、計票監督,到為同學“伸張正義”、“據理力爭”都是不可或缺的。
其實,校園選舉的目的,就是從數以萬計的大學生中,選出“學生代表”,進入學生最高團體“學生代表理事會”,成為學生的喉舌,表達學生的心聲。他們不只是關心大專生的福利,也維護大專生的權利,例如辦活動的權益等。
因此,校園選舉不是候選人專屬的舞台,而是整個校園的重頭戲!
對領袖型的學生來說,校園選舉是磨練領導才能、加強組織能力的平台;對一般學生來說,校園選舉則是讓他們對校園民主和對大專政策參與權的初體驗。
無論是哪種學生,無論他是否參與,校園選舉的經驗都能延伸到未來的生活,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堂理論課之外的實務學習。
每當校園選舉期間,常會出現許多有關校園選舉不公正的新聞,如候選人被恐嚇、黑函、選舉制度不透明等,這讓意義非凡的選舉,矇上一層陰影……
盡管如此,作為“時代的眼睛,社會的良知”的大學生,卻不能因為覺得校園選舉的“政治化”而對它漠不關心,甚至全然避之。大家更應該通過參與其中,體現民主精神,共同打造一個理想校園!

【學生會】
學生會是代表學生向校方爭取學生權益與福利的(學生)最高團體,包括處理學生事務,如住宿、交通、膳食、校園活動等,學生會角色也包括針對國家政策與民生問題,提出意見和立場,並以實際行動參與決策與爭取過程。我國每一間國立大專和部分私立大專都有各自的學生會(﹡)。
﹡注:1975年政府修改大專法令之后,本地公立大專的學生會改為“學生理事會”(Majlis Perwakilan Pelajar/Mahasiswa,MPP/MPM)

【學生代表】
學生代表是由學生從一年一度的校園選舉中,一人一票投選出來。學生授權學生代表向校方爭取學生權益與福利,是學生的代言人兼領袖。學生代表可分為校園級和系院級,校園級的學生代表是由全校學生投選出來,而系院級的學生代表則是由該系院學生投選出來。前者猶如國會議員,后者則如州議員。

【大專法令】
“1971 年大學與大專學院法令”(Akta Universiti dan Kolej Universiti 1971,中文簡稱“大專法令”)通過,以管制大專生和高等學府,其中包括禁止大專生公開抗議和示威,以及管制任何違反政府的活動。大專法令于1975年修改,進一步禁止大專生在未獲得大學副校長的允許下,擔任職工會、政党和其他社會團體的任何職位,以及向媒體或外界發表任何言論或立場。

【學生自治】
在民主精神下,學生擁有自主權,自己處理本身的事務,同時也自我約束本身的行為舉止。

【投票】
在民主社會裡對于重大的決策,依公民意願,每人一票公平選出候選人或候選方案。
(摘錄自2005年《升學情報》第26期)
輸贏不重要

◆理大社會科學系畢業
◆學運現任組織秘書
◆理大前進陣線
◆06/07年度理大學生代表候選人

王澤欽:「大學生不要在大學裡隨波逐流,要好好認識整個校園。這是一個民主國家,大家應該積極參與討論。」
王澤欽指出,很多初進大學的學生往往被灌輸許多負面想法,如不鼓勵他們參與類似活動或組織等,造就他們害怕的心理。
當初他也不例外,本來想參與,或知道有些事是應該做的,卻因為害怕所以卻步。
“這些心情必須慢慢突破。很多東西本來是對的,卻被說得好像是錯的一樣。我曾經迷失在合理和合法之間,因為合理的事卻不一定合法。”
后來,他在害怕的情況下產生了憤怒,整個情緒的交錯,慢慢找到了突破。經過衡量,他不僅加入其中,還當了學生代表候選人。
“競選期間是滿壓力的,你必須站在台上面對台下三百多位學生,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還要派傳單,告訴大家為什么你要競選等。
雖然如此,競選過程還是一個很好的經歷,他從中學了很多東西,也看到很多事情。以至最后,塑造今天的自己。
“其實那時候參選,還有搞這么多東西的最后目的並不是要贏。基本上,贏只是意味著多了一位學生代表;無論輸贏,我們要做的事情是一樣的,只要學校有問題,我們就會想辦法解決。”
澤欽認為,大學是用國家資源來建築的,其中包括了很多人民所交的稅務。如果大學生在大學裡只是讀書、只是使用人民的資源,卻沒有為人民做事,那怎么說得過去?
“來到大學,意味著比其他人幸運,因為可以繼續使用人民的資源受教育。所以,我們應該要一起幫忙解決社會問題,應該要參與學校政策和有關學生利益的事。”
過程受益多

◆馬大工商管理系畢業
◆前馬大華文學會主席
◆前馬大新青年協會培訓組組長
◆任職銀行營運執行員

李順發:「大學生應該要有獨立思考能力,除了課業外,也要關心周遭所發生的事,更要對這些事情有自己的看法。」
對于大專生不活躍于參與校園選舉的情況,有說是因為大專生不了解,所以就不投入。李順發則認為,主要原因是沒有一個能帶動的群體(如校方或學生),帶動大學生認識社會課題,所以一旦接觸少了,自然也就失去認識的機會。
“現在的學生,對整個校園活動和校園選舉的參與度很低,所以要鼓勵他們積極參與,打造理想中的大學校園。
“然而,大學裡推動這類醒覺的團體不多,目前大專團體多數是在辦活動,社會醒覺意識比較高的活動,則是少之又少。
“加上大學裡活動和團體不少,所以學生就會以自己的興趣為出發點,從中選擇自己想要參與的。”
另一方面,順發表示家長也是重要的角色。在整個校園選舉中,家長需要給孩子一個正面的教導或認知,甚至是支持。
“剛上大學時,很多學生因為不知道很多事,所以就容易害怕,也覺得無論什么情況都要聽話。
“其實基本上,是他們要了解自己的權益在哪裡,還有來大學后他們的角色是什么?這時候家長的引導很重要。”
當然,他補充說,學生不用勉強自己,只要他認為可以做多少,要做多少,就去做吧!最重要是量力而為。
順發的大學三年都在各種忙碌的活動和學業中度過。他坦言,積極參與校園選舉活動受益良多,比如認識什么是校園選舉、怎么選一個候選人,其他的還有包括校園民主,學生的權益等。這些都是課堂沒有教的知識。
參與更實在

◆博特拉大學畢業
◆曾任馬來西亞青年大學生民主運動
◆曾任廢除大專法令聯盟協調員
◆隆雪華堂助理秘書

鄭屹強:「選舉的意義不在于輸贏,而是教導學生有關學校的操作方式,讓學生們共同成長。」
鄭屹強在中學開始就養成閱報習慣,對社會課題和大專生課題也深感興趣。當時,他雖然知道有關校園選舉的新聞,卻覺得只是普通選舉,更不知道它目的是為了什么?
進入大學后,他加入一些推動校園民主和關心時事課題的團體,參與過程有快樂,也會看到平時不知道的另一面,大大開拓了他的視野。
“開心的是可以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些人都有共同理念,要把整個校園推向一個透明、民主、自由的空間。
“另外,就是增添一些在課堂裡所學不到的知識,包括民主意識和社會議題的看法,這讓我跟其他大專生的看法都有所不同。”
屹強曾經是某學生代表候選人的助選者之一,那時的他從宣傳、拉票等籌備工作都積極參與,並從中看到可以學習的空間還很大很寬。
“那時的報名費、海報、傳單和布條的影印費,都是學生自掏腰包。但是,我們做那么多的目的並不是要贏,而是過程中有什么收獲。”
另外,他指出現代學生對校園競選有消極的心態,這往往源自于社會情況,因為父母和大眾不鼓勵他們參與,繼而造成無力感。
無論如何,他認為打破消極心態的方法,就是通過實在的參與,學生應該去了解、關心。
“競選的時候,其實我們知道會輸,但最重要是參與校園選舉的整個過程,因為那是民主精神的體現。”

Monday, August 25, 2008

告别校园终结篇--马大华文学会

每一本华文学会会刊的诞生,都意味着旧任执委的卸任,当然,也是新一届学会的开始。此时此刻,终于深切感受到何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这句至理明言。

瞬眼间,三年的大学生涯就这样过去了。眼看着手中握着的会刊,记载着当时候学会办过的大小活动,心中不禁百感交集。很欣慰的是,我终于卸任了。但,涌上心头的,并不是如释重负的感觉,而是百般的不舍。

回想当初进入马大时,我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揣着满满青春梦想进入马大,势必要把吃喝玩乐当成学科的主修。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接触了华文学会,也因此,我原本的的“理想大学生活”从此改写。从第一年籍籍无名的普通会员,到第二年的副财政,延续到最后一年的主席,这阶段性的锐变,实在是让我成长了许多,上了一个非常宝贵的“大学课程”。

《马大华文学会》这个大名,早在我还未进入马大是早已听闻。那时候对它的认识,就仅仅知道它是在大学内非常活跃华裔生的团体,办过许多大型的活动。了解之后,才知道,马大华文学会并不是一个所谓的华裔生学会,而是一个开放给各种族的大学生团体。非常震撼的是,每一年的会员登记,超过一百位的会员都是我们的友族同胞。马大华文学会秉持着文化与社醒并重的定位,对于一些社会课题,学会也会发出声音代表大专生的立场,如白小课题,大专法令课题,校园选举不公,博华注册运动等。这些不同性质的活动,都提供了一个让大学生开拓视野,走出校园,关心社会的平台。

大专生天生本就是一个无资产的社会人士,也因此,我们被誉为社会的眼睛。那,何谓社会的眼睛?是不是当上一位称职的学生,专心致志的读书,将来出来社会当一个成功的社会人士?又或者是维维是诺,抱着事不关己,己不忧心的态度,只做好学生好好念书的本分过日子?对我而言,我理想中的大学生,时代的眼睛,应当是个除了关心课业,也关心社会的一群。“事不关己,己不忧心”难道社会所发生的事,都与我们无关吗?我们都一直生存在同一个社会,社会问题就如我们切身的问题。对于一些不论校内校外的政策,我们都应该发表本身的看法,这不是逞英雄,而是一个社会眼睛应有的基本态度。

很可悲的是,近几年来,关心社会的大专生,视乎每一年都在减少。新一代对社会的课题,抱着避之则吉的心态,尤其是一些与政治有挂钩的课题,实在让人痛心。近两年,华文学会提倡着的,就是文化与社醒并重的理念。因此,一些关心学会的会员们开始对学会产生误会,认为学会原先的学术性面貌,如今已经不在有,且演变成为激进团体。对于这种种的看法及意见,实在是无可奈何。马大华文学会本来就是一个开放给各族群的学生组织,除了提倡及发扬华族文化精华,更希望通过其文化改善社会,提高会员的社会意识。所以,学会一直都在秉持着最初所设下的目标,一心希望大专生除了在学术上的表现,也不忘善用其文化来改善社会。

马大华文学会是个海纳百川的大家庭,各种不同性质的活动融入其中。学会执委、筹委及会员都应学习付出及互相包容。付出并不代表会吃亏,因为我们知道只有懂得付出的人,才能在这成长路上学习更多。


Monday, May 26, 2008

奸臣随时回巢,马大会否再现风起云涌

根据可靠消息透露,由于现任雪兰莪州工业大学Universiti Industri Selangor (Unisel)校长Razali Agus将不被雪兰莪民盟政府续约,近期内他将被迫离开执掌长达一年的雪兰莪州工业大学。



个人简介

- 前马大学生事务处署理副校长

- 在马大校长悬空期间曾任代校长

- 马大校园政治、选举操盘总舵手

- 2006-2008巫统海外俱乐部委员(AJK Pertubuhan Alumni Kelab-kelab UMNO Luar Negara bagi sesi 2006-2008.)

- 在任马大学生事务处署理副校长期间曾多次打压华文学会,并在多个空开场合批评华文学会为单一种族团体。



日前,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在高级行政议员(Exco Pendidikan)哈里玛阿里(Halimah Ali)的陪同下为雪兰莪州工业大学一项活动举行开幕,几乎校方高级领导都受邀出席,唯有校长不被受邀。这迹象是否意味着这位亲巫统的拉扎里未来执掌该大学的命运将被民盟政府终结?


其实,在大选成绩揭晓后拉扎里已经预知他在雪兰莪州工业大学时日无多, 所以他也尝试使用多个管道,希望回流马大。在这期间他约见了几位前幕僚及数位Profesor Madya, 并且答应受邀为马大客座讲师。


回流马大的最大阻碍

如果他欲想回到马大,他将遇到一些阻碍,当中最大的阻碍就是马大教职员协会Pertubuhan Kakitangan Akademik dan Staff-Staff Universiti Malaya (PKAUM)。在就任副校长期间,拉扎里视教职员协会为敌人,并且多次派遣手下通过该会会员大会夺取该会领导权,就是因为该会主张捍卫校园自主及学术自由。除此之外,多位PKAUM的领导也多次惨遭拉扎里派系的幕僚匿名攻击及毁谤。最近,他尝试以温和方式以PKAUM领导协商他回流的事宜及条件。但是,身为捍卫学术自由先锋的PKAUM应该不会眼巴巴看着宿敌拉扎里继续在马大兴风作浪。




数落担任副校长期间的控状

1. 2000年在马大第10宿舍涉及一宗性丑闻案件,受害学生来自沙巴。当时他是第10宿舍校长,涉案的也包括一名印裔舍监En.马哈。事后此案件在Unit Tatatertib被列为X档案,该位受害者的身份也从此在Seksyen Kemasukan Rekod消失


2. 曾涉及私吞UPUM RM20K公款, UPUMUnit Perundingan Universiti Malaya 主要负责工业关系,他曾为此单位的主管。在2005年反贪污局及公共投诉部展开调查,最终不了了之


3. 涉及滥权徇私,直接把Kompleks Perdana Siswa (KPS)食堂工程合约交给妻子


4. 涉嫌掩盖学生事务处官员殴伤学生案件


5. 涉嫌帮前学生代表理事会主席阿芬迪在他教导的科系中获得4.0



当初获得两位巫统重量级领袖阿汉巴巴及前雪兰莪州务大臣基尔提拔为副校长,如今两位领导渐渐失势,拉扎里是否能够卷土从来呢?


308大选后,下一届校园选举必定成为政党的代理战,以验收现今大学生对国阵及民盟的支持度。现任的学生事务处署理副校长办事能力极差,并未受到亲校方阵线的尊重,根本无法协助巫统渗透马大校园。在经验及成绩的考量下,巫统可能安排老奸巨猾的拉扎里回流,以掌控马大生的政治思潮。




无论如何事事难以掌控,希望尚在大学里的学弟学妹及战友们秉持着谢绝政党渗透校园的精神,继续为校园民主而斗争,勿向外来政治干扰低头。